收容失效

也许不应该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分享儿童画葡萄柚()

是私设泳装葡萄柚。

『柠橙』We Are N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

『柠橙』We Are N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

💫柠檬饼干x柳橙饼干
💫双偶像
💫反正我觉得很ooc
💫不知所云,谨慎食用



这世上万事不易得,万事不顺遂。每一件光鲜称心求之若渴的人事背后都隐匿着风险,聪慧的人审时度势权衡利弊,蠢钝的人矫枉过正半途而废。别相信啊,那些表演出来的情爱,少年人善说谎话。



她看着黑暗中闪烁摇晃的灯光,拼凑成她的名字,和身旁的人的名字一起,挣扎着映亮了这个狂热无情的世界。




柳橙习惯了逢场做戏。
她习惯在镜头前面表演,用虚假的一颦一笑骗过天下,给自己结下厚厚的茧。
这世上愈加使人狂热的东西,就愈易生乱。像雷声乍起时的三千河荡,余波可掀千层浪。
她的绯闻传的天花乱坠,每每合作的影像被人剪了又裁,拼凑出一段段不实的恋情。
只有风暴中心的那女孩躲进长街寂静,打心眼里的不曾动情。

可是对上少年的真挚双眸,她拿不定主意。
既不想谈明哲保身,也不愿谈中道易辙。

和他在大雨里哭着等车是真的,和他拥抱黑暗里是真的,闪光灯下悄悄牵他手臂是真的,深夜和他说话是真的,总是想起他是真的。
她曾陪他在舞室熬过流血破皮的练习,她曾陪他飞过地球万里。

她和他曾十指相扣在万人欢呼中歌唱爱情,她和他曾共同举起了奖杯,也在高朋满座中将隐晦爱意说得尽兴。

她也躺在过脏了的床单上,悄悄吻他的侧颈,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会继续的。






她也早知道这一切都是假。

一切都不过是空气里夹杂的尘埃,会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然后被理所当然的吹散。

这里没有童话啊。




柳橙依旧是笑着,整理好耳返然后和柠檬双手紧握着踏入万人眼底。
只不过啊,是最后一次了。
唱完这最后一曲,公司就会宣布柑橘四人各自单飞,大概以后再不会有交集了。

这一仗爱得轰轰烈烈,也被害得遍体鳞伤。


柳橙站在台上,悄悄借着动作抹了一下眼睛,肆无忌惮地继续唱爱他。她的眼妆不知道是因为汗水还是泪水花得一塌糊涂,下面有坐得近的小粉丝大概是了解了公司放出的口风,看她的动作和她一起哭得撕心裂肺。但是乐声太大了,柳橙借着伴奏合唱的空隙,悄悄把麦拨到一边,侧头向着柠檬,她仍然是笑着,大声的说:
『我爱你。』

以前是真的,这次也是真的。

就当她有瞒天过海的演技吧,总比万人唾弃的爱意好啊。就当一见钟情是错,日久生情是假吧。
就说她笑意盈盈对谁都是深情无限吧,她只是爱身旁这一人啊。

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扯住他的衣角,和他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柠檬很用力,好像要把她揉进自己怀里面一样,灯光照射出的五彩斑斓映在柳橙脸上,她还是笑着,可是泪已经湿了他的衣襟。


别去管这流言蜚语,不是她太狡猾,把真情实感做欺骗的筹码。
是沙堡总要塌,最后不过一捧泥沙。相爱太难了,没有那么多青梅竹马比肩敌天下的戏码。

既然已天各一方,这爱不如忘了吧。


✨我是安晴,谢谢你看到这里。
✨祝大家七夕节快乐。笑

『柠橙/同居三十题』第十四棒‖午睡

『柠橙/同居三十题』第十四棒‖午睡

✨柠檬饼干x柳橙饼干
✨学pa
✨不要问我明明是同居怎么就学pa了
✨因为我写睡觉觉写得太多了,我得搞些不一样的


13班的气氛在同级中真是好得不像话,大概所有你父母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都齐刷刷地坐在走廊尽头的那个看起来怎么都不太对头的班级。

当每一个新老师挟着资料书走进这个班级,都会立马意识到,这个自招班老师当起来可不是那么好玩的。

别说性格别扭到令人担忧的但是成绩偏偏又拔尖的葡萄柚和柠檬,光是天天翘课的探险家和天天跟着找探险家的黑莓,还有在班级里面天天撒花瓣严重影响班级卫生的樱花,以及天天一下课就冲出去打球的柳橙。一看他们这些问题尖子生海妖精老师就气得人工制冷让办公室气压骤低。这个班没有几个让人省心的饼干,但是却又优秀得让其他班级的平均线稳稳地在他们之下。

真叫人头疼。






柠檬早已经习惯班级这种里完全不存在的学习气氛。他早早地从食堂回来写课堂作业,趁班上那群不折不扣的祸精还没回来,他想好好把物理竞赛的历届题目都顺手解决了。

他刚是跨进教室门,就看见自己的同桌——对,就是那位天天和下课铃竞速去网球场的市女子网球队队长柳橙小姐竟然破天荒地没有在网球场上挥洒青春(柳橙语)。今天倒是趴在桌子上小憩。

柠檬轻手轻脚地走进到位置旁边,在柳橙旁边坐下了。

他悄悄地看了看柳橙并不是很雅观的睡姿,意外地瞧见她身下压着的也是竞赛的题。

好了,这下一切问题的答案都了然了。






还记得大概是上个星期的周五,柳橙拖着箱子蹦蹦哒哒跑向柠檬要和他一起回家,遭到了一如既往的口是心非的并不委婉的拒绝,柠檬却没有帮她把箱子拉着,陪她一起走向公交车站。

他垂着眼,扭了几下魔方,摘下自己的耳机,然后给柳橙指指身旁的英雄,告诉她自己要去练习竞赛,让她不要妨碍他。

那一瞬间,柠檬并没有注意到柳橙笑颜中的泄气和失望,他只当她不在意。

现在想想他真是错的离谱,连标准答案的边都没粘上,甚至连这是证明题还是解答题都没有搞清楚。

柠檬从书包里面摸出了耳机和mp3,插上然后塞在柳橙侧露出的耳朵里面,然后开始播放他已经下好快几年的,柳橙最喜欢的歌。


最后轻轻地在她身边趴下,面对着她闭上双眼。

是一个很漫长的午休啊。

✨谢谢你看到这里鸭,我是安晴
✨瞎写的,快去洗眼睛()
✨上一棒自行寻找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后面两棒还是我。

【柠橙】同居三十题

我好开心,因为我有夫君er宠()他是森摸神仙啊

哦:

@收容失效 帮我亲爱的接一棒()




☆一方卧病在床。


窗外的还在淅沥沥地下着小雨,晶莹的水珠打在翠绿的叶片上又飞溅出去。


随着勺子的搅动,棕黄色的颗粒与冒着热气的水在玻璃杯中融合。柠檬端起杯子,热水的温度传到指尖上,黄发的少年皱皱眉头,将嘴凑到杯口上轻轻吹了吹。


因为这杯烫手的感冒药,柠檬不自觉的加快步伐。少年试探着用脚把房间的门拨开,连忙将杯子放在做工精美的床头柜上,两指又攥着衣角搓了搓,柠檬这才抬头看向躺在床上休息的恋人。


柳橙的半张脸都被薄毯盖着,脸颊两边泛着一层粉红,漂亮的脸都皱在一起,眉毛痛苦的拧着。柠檬扯来一张木椅,似乎是声响扰了人清梦,柳橙喉咙里发出含糊的音节,像是在呼唤恋人的名字,却又响亮的咂了咂嘴。


又是这样。柠檬撑着半张脸,注视着卧病在床的女孩儿——三个月前由青梅转职到恋人的女孩儿,实在是,太待不住了。


柠檬冰凉的手贴上柳橙的右脸,橙发少女的表情缓和了许多,咕哝着翻了个身,把那只白皙的手压在脸下。


今天早晨冒着雨也要跑到柠檬家里来的时候,柠檬是真的生气了,沉默地拽来毛巾擦干柳橙的头发,赌气地试着无视少女带着委屈的解释。


“是因为太想见你了啊。”


又可气,又可爱。


柠檬想到这里,气恼地在柳橙舒展的眉心烙下浅浅的一吻。


有没有考虑同居呢。

最近的比较认真的jbr,p1是星星糖浑天仪拟人,她又好用又好看呜呜呜呜我爱她
p2是给人的拉拉队饼干!

『柠橙/同居三十题』第十棒‖早安吻

『柠橙/同居三十题』第十棒‖早安吻

✨柠檬饼干x柳橙饼干
✨这次依旧是甜甜腻腻的日常
✨早安这种东西,我不是已经写过了吗。


闹钟响了。

柠檬被刺耳的声音吵醒,他很快清醒过来,然后伸手把闹钟关掉。他轻轻坐起身来,意识到今天柳橙要去队里面训练。

……但只是身旁的女友好像完全没有被闹钟打扰到的样子。

柠檬轻手轻脚下了床,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下,然后回到两人的卧房。

她还是没醒。

柠檬深知柳橙一般睡眠的深度,特别是睡在他身边的时候,天打雷劈她都纹丝不动。

她熟睡着的时候看起来格外的安静,和往日的活泼好动完全相反的一面只会在这时候显现。柳橙整个人陷在柔软绵实的被褥中,嘴角可能因为梦境还挂着甜甜的微笑。

柠檬低下身靠近柳橙,轻轻推了她一下,不出乎意料地毫无作用。

他悄悄叹了口气。还是用老法子吧。


柠檬双手支着身体,俯下身吻住柳橙的双唇,甜而不腻的柳橙香扑面而来。


柳橙呼吸一滞,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她半坐起来揉揉眼睛,看见刚起身的柠檬轻轻擦着嘴角,他笑着对她说
“早安。”

『柠橙/同居三十题』第九棒‖相隔两地的电话

『柠橙/同居三十题』第九棒‖相隔两地的电话

✨柠檬饼干x柳橙饼干
✨这次是柳橙离(出)家(去)出(比)走(赛)
✨下一棒还是酷哥我



柳橙看着车窗外流水般掠过的灯光,闪烁的光点同飞鸟一样扑扇着翅膀逃走。她双手紧紧地攥着手机,想起自己的孩子气,想起自己的不告而别,想起柠檬金色的双眸,想起他可靠的怀抱,想起他的吻,他的气味。

她很后悔。

有着明面上正当理由的逃避,只留下冷冰冰短信一条,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只是一个星期而已,但她想他想极了。


她眷恋有关他的一切,就像成了瘾。
我不知道该怎么戒掉你。


电话拨通了。


『喂…?』

还没来得及回应一个字,柳橙意识到自己的眼泪已经不争气地掉下来,她早已经泣不成声了呀。

她只是哭,哭的只剩气声。她的视线模糊得看不清屏幕上的荧光,连挂掉电话的能力都没有。

『没事的。快回来吧,迷你鼠和我都在等你。』

一句话都不需要,只要她主动一点点,他愿意直接过掉程序回到日常。

『快点回来吧。』

柠檬在相隔甚远的家中笑着,却感觉她好像就在自己身边。

她挂断电话,多看了一会壁纸上他的照片,然后关闭了屏幕。

漫长的羁旅,再见啦。

『柠橙/同居三十题』第四棒‖一方的起床气

『柠橙/同居三十题』第四棒‖一方的起床气

✨柠檬饼干x柳橙饼干
✨森摸,起床气?不存在的
✨我只想写柠檬甜宠柳橙(。)

其实柳橙除了队里的训练以外,她不喜欢早起。



她不喜欢过早的阳光因为自己男友醒来拉开窗帘而直接打在脸上,她只想把被子再裹裹然后翻个身继续睡。

每到这种时候,柠檬也只能把她从被子中翻出来,然后俯下身,把柳橙从床褥中捞出来抱在怀里。

这时候的柳橙总是迷糊的,她会无意识地将头埋在柠檬的颈窝,然后靠在他身上继续小眠。这样的动作即使是习惯了柳橙对他的亲密的柠檬也经受不住,小帅哥的心跳这时候格外地快,像是马卡龙饼干敲小鼓一样,柠檬甚至觉得柳橙都会被这露骨坦白的心音吵醒。

他低头看柳橙柔和的睡颜,她在这个瞬间格外的安静,将自己整个儿人都安安心心地交付给了男友。她的睫毛因为阳光的照耀笼上一层奶金色的光芒,一抖一抖的。她像只树袋熊抱着树一样地扒着柠檬,丝毫不担心自己的睡眠质量会在爱人怀里下降。

真是的,怎么让人忍心把她叫醒呢。

柠檬这样想着,然后垂首吻了吻柳橙的额头,把她抱上了沙发给她拉了条小毯子盖上,自己就去洗漱了。

最后柳橙理所当然地在早餐的香气中醒来了,她揉揉眼睛,一股脑儿坐起来,懵懵懂懂地看着餐桌上慢条斯理吃饭的男友,向他伸出双手——

“要抱。”


✨我是安晴,感谢你看到这里

下一棒 @制香师楚晴 加油哦。

顺便剧透我是第九棒……。

『柠橙/向哨』境由爱造

『柠橙/向哨』境由爱造

✨向导柠檬饼干x哨兵柳橙饼干
✨ooc属于我,柠橙属于大家。
✨我流柠追橙,注意避雷
✨我真的只想写亲亲。
✨柠橙群里好多大佬呜呜呜

 



向导的精神触须接触到精神图景,修复着快要崩塌的边缘,被按住的少女哨兵皱紧了眉头,她动了动手腕,却无法挣脱上面人的禁锢。柠檬看着无边无际的森林骤起狂风,身下的少女忽然就消失不见。哨兵就站在远处,在一处巨树的枝干上脸色惨白地注视着自己这位外来之客。柠檬的精神触须已经延伸不到更远的地方。哨兵的精神图景停止了崩溃,触须触碰着掉落的碎片,将破裂的边缘重新组合。柳橙的视力渐渐恢复,她看着站在自己精神图景中的少年,放松了戒备,翻身跳下树走近年轻的向导,然后将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他。


等她再次恢复,一切都已经不知踪影。


柳橙躺在柔软的床上,睁眼的瞬间五感立刻开到最大,条件反射地把最高限度范围内的所有动静都收集在脑海中。
她在一个很空的房间里,房门没锁,床边还有一些急救药物,大概是塔里医务室中的一间。墙上的钟在走,时间是下午两点三十五。整层楼暂时只有她一个人,楼下有个向导,女性,二十多,正在沿着楼梯走上来,目的地十有八九是这间休息室。

可我为什么会在休息室?

她坐了起来,一坐直就感到一阵头晕,所有神经端都隐隐作痛,好像被缠成一团后又强行解开了。柳橙捂住头闭上眼停了一会儿,被藤蔓缠绕吞没的记忆依然在脑海里清晰无比,好像只要她动弹,就会被尖刺密布的绿藤扼住喉咙彻底抹杀。

她发现自己的精神图景被整理得干干净净,一扫战后被攻击的乌烟瘴气。但柳橙只觉得浑身不自在,总觉得被什么东西紧紧地联系了,被像是微小的,噼里啪啦的电流一样的东西紧紧地抓住了。




过了几秒钟,她下了结论。

某位不识好歹的傻瓜向导因为塔被迫和自己建立了联系。




光是想想她的头又疼起来了。身为行动派她简直一刻也坐不住,抓起搭在床头的外套披着就走——她要找上头说个明白,现在塔里任何一位向导,绝对都不适合她。

刚跨进葡萄柚的办公室门。就听见少女活泼的声音响起
“柳橙,欢迎回家!自从战后好久不见啦,今晚的聚会结束后要来一起打球吗——拜托,好不容易我主动邀请进行球类游戏,赏我个面子吧…”

橘色发的少女靠在门边,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你知道我要说什么,葡萄柚。”

对面的葡萄柚站起身,十分失望地敲敲木制的桌面:“我不明白那场战争对你的改变真的那么大吗,你完全变了,柳橙。”

“你不会明白的。”

“好吧,”柚色短卷发的女孩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函,递给了柳橙“今晚的聚会过后,你会知道你想要的。”

柳橙犹豫了一下,接过了那方小小的纸函。

是夜,她着一件奶油色的长裙,把橘色的头发盘起来,坐着葡萄柚的爱车赴了约。

她站在人群边缘,看光影闪烁在香槟杯上,半个晚上都过去了,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葡萄柚费尽心思也把她搞进来。



她抿了一口杯中的酒,看见熟悉的黄色身影向自己摇晃而来。

她忽然就笑了,放下高脚酒杯,整个人趴在了酒会大厅阳台的石栏上,感受到她的竹马一步步向她走来。

今天看台的夜风还算凉快,柠檬虽然因为葡萄柚的话不耐烦,却并不想发作。他把空罐子丢进垃圾桶,向着柳橙走去,看见她的一瞬间,他觉得所有等待和焦躁不安都值得了。
气泡酒在胃里翻腾,酒精不重,却存在感强烈,他走过去,也靠在石栏上。

柳橙双手托腮,她眨眨被水汽朦胧的双眸,歪歪头,一改从前的轻慢,小声地像耳语一般对身旁的人说
“你想知道,自从分化成了哨兵以后,我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吗。”

随即,这位微醺的哨兵,将两人的五感通过连接悄悄共享。

柠檬顺从地接受共享,重新打量起这个世界。
他知道,自己现在所能感觉到的,每一个人的心跳、语言、额头的汗,都在一层宴会厅标记好了,尽数传达到自己的脑子里。柳橙偷偷瞄了一眼柠檬,这家伙清醒得很,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为突然涌入脑子里的庞大信息渐渐睁大眼睛。

旋即,他笑着说:“我还真没见过在自己脑子里摆沙盘游戏的哨兵,不愧是你啊。”

柳橙笑着支起身,有些得意地用不合脚的高跟鞋鞋尖轻轻点了点地面。

“但是这里也不只有人啊。”柠檬又说,“只是这样也太无情了,你想不想看看向导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柳橙一惊,下意识想退出连接,却被柠檬扣住了手腕。共感的主导权突然倾向了对方,她的沙盘被翻了个个,每一处都带着醉酒的朦胧。
 

就好像突然被颜色撞了个满怀,所有用五感拼凑出的人的形象忽然有了生气,带着情绪、想法,鲜活地聚在一楼。柳橙被牵引着听气泡溢出酒杯,看彩灯和飘带纠缠不清,然后彻底迷路在向导与哨兵聊天时缱绻的气氛里。
每个人好像都很高兴,为不同的事高兴,还有人为此喝醉了酒。她发现刚刚感觉到的某人额头上的汗原来是因为一个漂亮的女向导而流,而另一个人摔掉酒杯也是为了某个哨兵故意为之。一切都变得新奇了起来,所有刚刚察觉到的事被情绪贯通在一起,水一样流淌,到处都是心动的痕迹。





她终于抬起头,直视着她的向导,却撞进少年黄色双眸只对她的温柔中。

柠檬轻轻地把因为酒精而懵懵懂懂的柳橙的脸捧起来,然后在少女的额头上缓慢地落了一吻,温柔而眷恋。



柳橙冰冷的充满鲜血的如同小方盒的封闭世界再一次被同一个人破开,一下子充满了感情和色彩,好像是party上的庆祝彩球突然炸开,闪闪发光的纸屑和五颜六色的亮片欢呼雀跃着跑出,充斥着世界。


她踮起脚尖,心照不宣地在向导的唇上回敬了浅浅的充满柳橙香气的亲吻。

然后紧紧地抱住眼前的心上人。

他们过去曾是硝烟。
他们现在满心情爱。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不擅长讲故事呜呜呜呜
✨希望大家能看懂,他们真的好

存了好多茶!赶紧趁有手机发一下xd